联华证券配资|配资世界门户_配资门户官网-大变局后的ST正邦:去年逆势盈利有望摘帽,鲍洪星取代前江西首富成实控人
联华证券配资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配资|配资世界门户_配资门户官网 > 联华证券配资 > 大变局后的ST正邦:去年逆势盈利有望摘帽,鲍洪星取代前江西首富成实控人
大变局后的ST正邦:去年逆势盈利有望摘帽,鲍洪星取代前江西首富成实控人
发布日期:2024-02-28 06:26    点击次数:97

(原标题:大变局后的ST正邦:去年逆势盈利有望摘帽,鲍洪星取代前江西首富成实控人)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郭鹏

正邦科技再被实行退市风险警告,然而此前2023年业绩预告已发布,正邦科技业绩大幅回暖,此次公告或只是例行公事。

2月20日,*ST正邦(002157.SZ,以下简称正邦科技)发布《关于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显示,由于2022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23年5月5日该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如果该公司在2023年再次出现净资产为负,净利润为负且营收低于1亿元等情况,将会被退市。

而根据公司2023年业绩预告,正邦科技净利润预计为80亿元-100亿元,净资产为90亿元-110亿元,销售收入为60亿元-70亿元。这意味着,正邦科技的退市风险或已消除。

对此,正邦科技相关负责人向时代财经表示,公司有望消除退市风险。一位接近正邦科技的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正邦科技的业务部门已经整合完毕,职能部门的整合工作还在进行。

正邦科技2023年净资产转正的原因并非是经营转好,而是由于在2023年成功实现破产重整。据其2023年业绩预告,该公司销售收入60亿元-70亿元,生猪业务净亏损30亿元-40亿元。

2023年,正邦科技成功破产重整。根据重整计划,该公司以股抵债的方式,双胞胎集团鲍洪星等新投资人入股。根据法院裁定结果,以股抵债产生的重整收益预计约175亿元-185亿元。

通过破产重整,正邦科技有望摆脱退市危机,但该公司创始人林印孙却也因此离开公司。令人唏嘘的是,2020年,因正邦科技股价大涨,林印孙才登上江西首富宝座。如今4年不到,他只能选择离开公司,而接盘正邦科技的,却是曾经被林印孙看不上的鲍洪星。

借猪肉上涨东风,成为江西首富

1964年,林印孙出生于江西省抚州市的一个山村,中专毕业后,20岁的林印孙进入抚州临川一家粮食加工厂工作。不到一年后,国家鼓励各地兴办饲料厂,临川的饲料厂也借此东风兴办起来。几个月后,饲料厂厂长请求调离,林印孙毛遂自荐,成为这家新厂的第二任厂长。

后来厂子发展越来越好,逐渐发展成为永惠饲料公司。1996年,在永惠饲料公司基础上,林印孙成立正邦集团,并在1999年将总部搬到南昌市。2007年,正邦科技正式上市。

在上市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正邦科技以饲料业务为主业。2016年,正邦科技饲料收入为145.16亿元,占比达到76.72%,2018年饲料业务收入占比达到60.05%。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但在2019年,正邦科技业务结构发生变化,随着猪价上涨,该公司销售生猪获得更高收入。2019年,正邦科技销售生猪578.4万头,同比增长4.41%,销售收入为113.82亿元,同比增长49.25%。据其2019年年报,该公司养殖业务营收达到113.82亿元,占比达到46.42%,接近饲料业务收入规模,当年饲料业务收入占比为47.98%。

借着猪肉市场大涨的东风,正邦科技开始扩充生产规模,增加种猪存栏量,生产性生物资产大规模增加。2019年,该公司生产性生物资产达50.95亿元,同比增加359.55%。

2020年,林印孙更提出了疯狂的“实现一亿头生猪出栏”目标,这一目标是2019年正邦科技销售生猪数量的17倍多。此后,正邦科技再次大规模提高养殖规模。该公司通过定增募资75亿元,投资建设14个养殖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当年,正邦科技销售生猪955.97万头,同比增长65.28%,成为全国第二大养猪企业,销售生猪收入达348.34亿元,同比增长206.04%。养殖业务收入占比达70.85%,反超饲料业务,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业绩高速增长,正邦科技股价也随之大幅上扬,2020年8月31日,该公司股价达到最高点25.98元/股,在胡润百富榜上,林印孙也以320亿元的财富成为江西首富。

猪周期下行,正邦科技资不抵债

然而林印孙的首富宝座还没有坐热,挑战就已接踵而至。

为了扩大生产,正邦科技大举借债。2020年,正邦科技短期借款达115.29亿元,同比增长156.28%。债务增加,该公司财务费用大幅增长。2020年财务费用达8.43亿元,同比增长123.76%。其中,利息支付规模达到了9.18亿元,同比增长165.41%。

同时,该公司也同步扩大人员规模。据市界报道,当时正邦科技给农业大学毕业生开出9000元底薪,那时很多公司的场长底薪才13000元。据其2020年年报,当年在职员工数量52322人,相比2019年增加28469人,同比增长119.35%,而2019年员工同比增加幅度仅为44.87%,2018年员工数量则同比减少3.12%。员工增长给正邦科技带来大额管理费用,其2020年管理费用达27.81亿元,同比增长128.87%。其中,职工薪酬达13.89亿元,同比增长191.15%。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

然而受2021年猪周期下行影响,正邦科技生猪业务收入下降。2021年,该公司销售生猪1492.47万头,同比增长56.14%,但是销售生猪收入却转为下降,达297.13亿元,同比下降14.70%。据正邦科技2021年年报,该公司净亏损达188.19亿元,一举赔光上市以来所有净利润。同时,由于猪价下降,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转负,为-22.04亿元。

同时,正邦科技资产随市场下行而减值。受处置前期高价购入种猪影响,该公司生产性生物资产为23.97亿元,同比下降73.68%。

资产贬值导致负债率增加。据其2021年年报,正邦科技资产负债率达92.60%,大幅增加34.04个百分点。2021年,正邦科技货币资金规模为51.33亿元,而短期借款却达到了138.51亿元,现金规模与短期借款相差87.18亿元,存在较大的偿债压力。

2022年,猪周期继续下行,正邦科技雪上加霜。当年,该公司销售生猪数量首次下降,达844.65万头,同比下降43.41%,销售收入为89.54亿元,同比下降69.87%。

同时,正邦科技债务压力继续增大。当年4月,正邦科技开始出现断料、欠薪情况;7月,媒体曝光正邦科技中断饲料供应,导致养殖场内出现“猪吃猪”惨像。正邦科技在互动平台上回应,公司资金相对紧张,因物流配送与饲料厂的协调问题导致少部分区域出现了偶发性断料现象,该小范围的断料情况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正邦科技也开始出现债务逾期情况,据其2022年年报,该公司短期借款逾期未偿还规模为5.36亿元,所有者权益转负,资产负债率达148.41%,已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正邦科技拖欠供货商货款,成为其破产重整的导火索。2022年10月,由于拖欠货款,该公司供应商锦州天利粮贸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正邦科技破产重整,起因仅仅是正邦科技拒付一张927.73万元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而据其2022年年报,该公司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规模达52.00亿元,而此时正邦科技货币资金只有7.84亿元。

看不上的人接盘

2023年11月,正邦科技破产重整方案通过反垄断审查,正式开始实施。正邦科技的接盘方是江西双胞胎农业有限公司,隶属于双胞胎集团。

双胞胎集团的创始人鲍洪星与林印孙是江西老乡,但是二人关系似乎不佳,林印孙一度看不上鲍洪星。

鲍洪星与林印孙的发展经历极其相似。1964年,鲍洪星出生于江西赣州市。1990年,他从江西农业大学毕业,曾任江西赣南饲料厂厂长。1998年,他成立华利饲料有限公司,正是双胞胎集团前身。2008年,鲍洪星也把公司搬到了南昌。

和林印孙一样,鲍洪星也在饲料业务基础上,将触手延伸至下游养猪行业。2017年,双胞胎集团正式进军养猪业。2018年非洲猪瘟爆发,国内生猪供应短缺,价格上涨。双胞胎集团随即大举进军养猪业,当年生猪上市150万头,逐步升级为养猪公司。2019年,双胞胎集团快速转型,全力发展养猪产业,通过收/并购猪场实现母猪存栏35万头,肉猪上市200万头。到2020年,该公司生猪上市520万头,跃居中国养猪行业第5名。2021年,双胞胎集团生猪上市1165万标头,位居中国养猪行业第4名。正所谓同行相轻,据媒体报道,林印孙曾称鲍洪星“胆小鬼、土包子”。

两家企业本是江西养猪业的双子星。2023年12月,正邦科技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变为双胞胎农业,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鲍洪星、华涛、鲍华悦。林印孙失去了正邦科技的控制权,将公司转给了曾经看不上的人。

双胞胎集团提供的重整计划表示,力争重整完成后第一年经营性减亏、第二年实现扭亏为盈。并且,双胞胎集团也将借此完成上市,该集团表示将在取得正邦科技控制权后的2年内,将通过资产重组等方式,将自身饲料及生猪养殖等业务/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并在重整完成后的4年内完成相关业务及资产的整体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