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华证券配资|配资世界门户_配资门户官网-这个女人将引发德国政治决斗!
联华证券配资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配资|配资世界门户_配资门户官网 > 联华证券配资 > 这个女人将引发德国政治决斗!
这个女人将引发德国政治决斗!
发布日期:2024-02-01 19:57    点击次数:113

稳定了几十年的德国政治正面临“塌方”危险,因为有人输不起,不愿意再遵循西方的“民主选举”规则,而是想用“最锋利的剑”杀掉对手。

这把“最锋利的剑”就是宣布对手政党为非法组织,禁止其公开活动。

而面临被“剑”刺杀的就是德国选择党和它的领袖爱丽丝.魏德尔(Alice Weidel)

去年12月,德国社民党、绿党等政治势力企图用“论文抄袭事件”将魏德尔彻底搞臭,将她驱逐出政坛。

但这招失败了,因为她的论文《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养老金制度》经得起检验。

死咬魏德尔的论文,是它们对魏德尔投放的一颗“政治脏弹”。

而真正的论文抄袭者冯德莱恩,2015年,她只是就自己的医学博士论文抄袭问题道了个歉,就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不除掉魏德尔,有的人就会坐卧不安,一场围剿“选择党”的政治闹剧正在德国上演。

“选择党”确实令人恐惧,目前支持率已超过22%,仅次于基民盟-基社盟。

而执政联盟的三个政党(社民党、绿党、自由民主党)分别只剩下13%、12%、9%,三党加在一起,支持率离50%的门槛还很远。

就这支持率,三党还有什么脸面执政?但他们可不想放弃到手的权力。

于是,德国政坛罕见的一幕发生了,执政党领袖亲自下场煽动民众上街抗议一个在野党。

1月15日,波茨坦,德国总理朔尔茨和外长贝尔伯克出现在示威人群中。

贝尔伯克喊着“反对选择党”的口号,她对德新社记者说:“我站在这里,是作为成千上万捍卫民主、反对新旧法西斯主义的波茨坦居民中的一员。”

执政党拥有巨大的资源优势,却在街上搞针对在野党的示威,这算什么,民主吗?公平吗?

1月13日,贝尔伯克还扬言说:必须要禁止“德国选择党”,宣布其为非法组织。因为在她看来,选择党的存在是对和平秩序的威胁。

蹦床妹作为内阁成员,如果要跟魏德尔斗,“拳击台”难道不应是在德国议会吗,为什么不敢面对面辩论?

有很多辩论议题可以选,德国的经济问题、能源问题、外交问题、气候问题、市场问题、工业问题……

蹦床妹居然又搞起街头运动这一套。

说白了,她就是不敢在议会跟魏德尔辩论,怕被对方用知识辗压,用口才羞辱。

除了满口莫名其妙的“价值观”,蹦床妹还会什么?

在德国国内如此,在国外也是如此。

1月11日,贝尔伯克访问菲律宾,她表示德国将为菲律宾提供无人机,还暗示菲律宾会成为亚洲的乌克兰。然后,指责中国“欺负”菲律宾,哔哔哔……最后又哔哔到她的“价值观”上。

蹦床妹还在现场玩飞机,德意志怎么会出这么个货。

如果她有脑子,就应当想想,为什么选择党的支持率会扶摇直上?

不是魏德尔有多么优秀,而是有蹦床妹这些同行们的衬托。

比方说,蹦床妹屡屡得罪中国对德国有什么好处?作为一个外交部长,你非但不去帮德国企业多找几条财路,反而还要断了它们的最大市场,那你算哪头的?

魏德尔的态度就清楚,德国不仅要跟中国合作,还要向中国学习,这难道不是一种务实的声音吗?

但蹦床妹每次听到这种声音,都要躺在地上来个360度打滚。

其实,执政联盟在德国发起“反对选择党”运动,就是在撒泼打滚。

他们的引爆点是选择党与极右翼于去年11月在波茨坦别墅举行的一场“秘密会议”。

据称他们在会上讨论了将数百万移民(包括已获国籍者)从德国驱逐出去的计划,也谈到了所谓“重新安置”(到非洲某国)的概念。

此事被德国媒体和政客炒作起来后,已经上升到了与纳粹“万湖会议”(消灭犹太人)相提并论的高度。

从1月15日到今天,德国各地不断举行反对选择党的示威活动,仅20日就有至少30万人参加。

21日,柏林国会大厦前反对极右翼势力的示威人群。

法兰克福、汉诺威、多特蒙德、柏林、慕尼黑、科隆、莱比锡等地都在举行这类活动,口号都是“团结起来反对法西斯主义”、“纳粹无处容身”、“禁止德国选择党”、“反对仇恨”……

关键是“禁止德国选择党”这个口号,因为只有这个口号具有明确的政治目的。

执政联盟在选票上干不过选择党,它们就想在游戏规则之外干掉对手。

也就是蹦床妹所说的:禁止选择党。

由民众喊出这个口号,可以让他们的政治阴谋带有响应“民意”的色彩。

据BBC报道,已有25名社民党籍议员联名呼吁审查政党禁令的可能性。

21日,德国内政部长费瑟尔也表态称:实施政党禁令是“最锋利的剑”,但为捍卫德国民主,她不排除使用它,但只是作为最后一步。

费瑟尔是管警察的,但她浑身上下充满了“价值观”。在卡塔尔世界杯上,德国队拍捂嘴照,德国队长戴“彩虹”袖标……这一系列奇葩举动,就是她要求的。

“最锋利的剑”它们已经握在手中,就等一个“刺死”魏德尔的时机,

魏德尔本人并没有参加密会,但她的私人助手罗兰·哈特维格参加了。

69岁的哈特维格是前议员,政治立场偏右,他声称是去波茨坦别墅参加一场私人聚会与政党活动无关,但现在是跳进易北河也洗不清了。

1月15日,选择党发言人宣布:魏德尔已决定结束和哈特维格之间的合作。

迅速切割,明显是魏德尔的一次危机公关。

1月17日,魏德尔在议会大厦被记者包围,她表示:

波茨坦会议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会议”,而是有人用“特工手段”进行窃听的私人聚会,将此事与纳粹相提并论是“荒谬而危险”的。

魏德尔强调,选择党的移民政策早就公开过,包括合法处理非法移民问题、边境管制和撤销非法移民国籍等问题,这不是什么秘密。

她离开时指出,这桩丑闻无非是政府、媒体对民调日益增长的选择党的一场诬陷运动。

如果仅仅是“诬陷运动”可能还好一些,可怕的是那把“最锋利的剑”。

魏德不可能束手就擒,她的反击已经开始。

昨天,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对她的访谈内容,里面有“重磅炸弹”:

一、如果选择党有机会执政,她将推动德国脱离欧盟,举行“英国脱欧式”的公投。

二、110万乌克兰难民在德国领福利是一个错误,战争结束时他们必须离开德国。

三、她预测德国选择党在2029年之前无法掌权,但未来在政府中取得位置是不可避免的,基民盟会与之合作。

四、对北约的未来感到悲观,无论北约如何制造焦虑,但对普通民众来说,最重要的是解决生活问题。

德国如果离开欧盟,那欧盟还有什么意义?法国佬只负责花枝招展,德国佬才是立陶宛这些国家的奶妈。

而第三点,很可能是魏德尔的政治“杀手锏”,如果基民盟与选择党合作,那么魏德尔还用等到2029年?

不过,基民盟的精神领袖默克尔还没有回应此事。

对默克尔这类传统政治人物来说,魏德尔则走得太远了,“反移民”主张默克尔能接受?

既然魏德尔把这些“重磅炸弹”丢出来,接下来,蹦床妹这些人对她的抹黑和打压将会更猛烈。

不过,因为魏德尔是个女同性恋,这在西方政坛可是“政治重型铠甲”,蹦床妹对她个人生活不好下嘴。

执政联盟毫无亮点,能打的了只有“移民牌”了,将对方说成是“纳粹分子”,将非法移民比做“犹太人”。

但魏德尔这边也要摊牌,那就拨剑决斗吧。

这样下去,恐怕会进一步提升选择党的支持率,德国农民把拖拉机都开到勃兰登堡门前抗议执政联盟了。

德国正面临着治安动荡、经济困境、能源困境、极右翼势力崛起等问题,而抗议极右翼势力的集会也正如火如荼进行,社会撕裂越发明显。

德国能成欧洲经济领头羊最主要因素之一就是政治稳定,从1990年统一至今,德国只有四位总理:科尔、施罗德、默克尔、朔尔茨。

但贝尔伯克这些绿党分子进入内阁后,朔尔茨自己也被闹得焦头烂额。

当德国面临政治决斗,它的政治稳定也将被打破,极端对极端,这对德国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或许,“国会纵火案”的历史还会上演一次,像纳粹扼杀德共一样将“选择党”扼杀掉。

魏德尔能否拯救德国还不好说,但蹦床妹一定能带着德国跳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