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华证券配资|配资世界门户_配资门户官网-未来9个月或许是美国自南北战争以来最重要的时刻
配资世界门户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配资|配资世界门户_配资门户官网 > 配资世界门户 > 未来9个月或许是美国自南北战争以来最重要的时刻
未来9个月或许是美国自南北战争以来最重要的时刻
发布日期:2024-02-01 18:46    点击次数:156

未来9个月将要进行的大选很可能决定美国的命运。

昨天(1月23日),川普刚赢得共和党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他的支持者越来越狂热。

为什么川普如此不可阻挡?美国选民发生了什么?何以至此?

本文警告说:如果我们不能改变美国政治的轨迹,至少在可见的未来,我们的子孙后辈将承担严重的后果。

这是清醒的美国人行动的时候。

美国选民的强人情结

文:临风

编:新约客

《纽约时报》2024年1月14日刊发了一篇文章,描绘川普造势会上的选民们。标题为《强人总统?这些选民心神往之》。

一个民调

“公共宗教研究所”(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PRRI)是美国一个可信度很高的民调机构。它是一个非营利、无党派组织,致力于在宗教、文化和公共政策的交叉领域开展独立研究。

去年(2023)10月,该机构公布了“2023年美国价值观调查报告”,该调查是与布鲁金斯智库合作开展的。根据该报告,美国人普遍认为今不如昔,正在往错误的方向前进。

两组数据(美国美好的日子已经消逝/1950年代以来美国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式微)

上面图表显示,52%的受访者认为好日子已经是过去式,55%的人认为,自从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变得越来越糟。其中,共和党人感受最强烈(67%,73%),民主党人感受最低(35%,34%)。从宗教派别来看,白人福音派最高(67%,77%)。从地区来看,乡村最高(64%,67%)。

这种感受,以及分布状态对美国人的政治倾向有巨大的影响,特别突出的是对专制(威权)主义的支持度日益增高。将近40%的美国人(38%)认同这个说法:“因为这个国家的事务已经偏离了轨道,为了改变现状,我们需要一个愿意打破规则的领导人。”

由于认为美国走向错误的方向,愿意接受专制领导的民意百分比

大约一半的共和党人(48%)同意需要一位愿意打破某些规则的领导人,对比十分之四的无党派人士(38%)和十分之三的民主党人(29%)。数据显示,最信任福克斯新闻台(53%)或极右翼媒体(52%)的美国人比率最高。在拉美裔的天主教徒中,这个比率竟然高达51%!

更不可思议的是,对政治暴力的支持和容忍在过去两年中也有所增加。如今,近四分之一的美国人(23%)同意:“由于事情已经偏离轨道太远,真正的美国爱国者可能不得不诉诸暴力来拯救我们的国家”。2021年这数据为15%。自2021年3月以来,PRRI在八次不同的调查中提出这一问题。这是美国政治暴力支持率首次达到 20% 以上的峰值。

由于认为国家方向错误,支持政治暴力的比率显著增加

如今,三分之一的共和党人(33%)认为,真正的美国爱国者可能不得不诉诸暴力来拯救国家,而无党派人士和民主党人的这一比例分别为22% 和13%。这一比例自2021年以来有所上升,当时有28%的共和党人和7%的民主党人持有这一观点。支持川普的共和党人认为(41%),“爱国者”或许不得不诉诸暴力来拯救国家,那几乎是反对川普的共和党人的三倍(16%)。

想想看,一个民主政体下的人民向往一个反民主、反法治的掌权者,甚至不惜使用暴力来达到政治目的,这是何等的讽刺?美国距离失败的民主国家已经越来越近了。

川普特殊论

2014年1月18日,川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纵使犯法仍然应当得到“完全的豁免”,否则他无法行使职能。这不但是变相承认,他在总统任上触犯了法律,而且,更重要地,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他不受法律的约束,他超越法律,他有权力成为独裁者。

川普全部大写的推文,强调自己驾凌于法律之上

2024年1月20日,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曼彻斯特市的造势大会上,川普宣称:“我们必须重新成为一个法律与秩序的国家。你很少会有坏苹果,也许总统也会有,但你对此无能为力。你必须给予总统,允许任何一位总统享有豁免权,这样总统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和他的顾问团认为正确的方式行事,否则你就会成为无能为力,我们已经受够了他们。所以拥有豁免权非常重要,我希望最高法院有勇气这样做。”这段既要法律与秩序,又要超越法律与秩序的矛盾讲话,居然得到全场热烈的回应。

再次,他这段话等于承认自己作为总统是个坏苹果,所以需要有豁免权来保护自己违法,否则,他会无能为力。他敢这么说,因为他知道,他的选民正希望他是这样一位强人,为了维护“自己人”,他可以违反宪法,破坏规则。总统就职典礼上需要宣誓遵守、保护宪法。按照川普的意思,那个誓言对他毫无拘束力。换句话说,事实与谎言,正义与邪恶的分野,完全由屁股来决定,你坐在哪里就决定你站在哪里。

2024年1月14日的《纽约时报》上有篇文章对川普造势会上的选民做了生动的分析报道。其中有一段特别形象:

47 岁的销售助理谢丽尔·夏普(Cheryl Sharp)是上个月在一场爆满的川普集会上被拒之门外的众多爱荷华州人之一。她说,对她和其他许多人来说,川普最重要的品质是实力:他有毅力维护国家安全,避免新的战争,确保经济蓬勃发展。

她对我说:“你希望有个强大的人,在全球范围内,这样才能与其他国家建立相互尊重,也许还有一点恐惧。是的,的确,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他。不被人喜欢是件好事。强势一点更好。”夏普欣然承认,并非川普说的每句话都很好,但她认为这也是成为总统的正确个性的一部分。她说:“也许你得有点疯狂,才能确保其他国家尊重和害怕我们。他可以像经营企业一样管理国家,别人才不敢轻举妄动。”

三天后,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一次川普集会上,斯科特·博比特(Scott Bobbitt)和他的妻子希瑟(Heather)也提到了川普的力量。斯科特·博比特告诉我:“他在全世界赢得了尊重和恐惧。很多人可能会因为害怕他而受到驱使,因为他会说到做到,而且他并不害怕谈论这些。我认为这是非常强大的。这确实保护了我们的国家,他会挺身而出,而不是退缩。”

这正是川普的吸引力!我们可以称之为“川普特殊主义”。那为什么会这样呢?

2016年敲响的警钟

《关于法西斯主义:美国历史的 12 条教训》(On Fascism: 12 Lessons from American History)的作者马修·麦克威廉姆斯(Matthew MacWilliams),2015年时是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的博士生,他研究“威权主义” —— 不是研究独裁者,而是选民的心理特征,特别是探索“渴望秩序”和“害怕外人”这两个心理特征。威权主义得分高的人在感到威胁时,会寻找强有力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会承诺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保护他们不受外来者的影响,防止他们所担心的改变。

2016年大选期间,政治素人川普的崛起让很多人不解。因着他的研究,麦克威廉姆斯开始质疑,威权主义是否会与川普的支持者相关?

他对大量可能的选民进行了抽样调查,寻找川普支持率与威权主义观点之间的相关性。他的发现令人吃惊:威权主义不仅与之相关,而且似乎比其他任何指标都能更可靠地预测对川普的支持。后来,他在南卡罗来纳州初选前不久重复了同样的民意调查,发现了同样的结果,他并于2016年3月发表研究报告:

麦克威廉姆斯的研究显示,威权主义倾向与川普的支持者间有强烈的正相关性。

有趣的是,早在麦克威廉姆斯的发现之前,两位政治学教授马克·赫林顿(Marc Hetherington)与乔纳森·韦勒(Jonathan Weiler)于2009年出版了一本获奖的书:《美国政治中的威权主义和两极分化》(Authoritarianism and Polarization in American Politics)。

通过一系列实验和仔细的数据分析,他们得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论:造成美国政治两极分化的大部分原因并不仅仅是选区划分(gerrymandering)、金钱政治或其他经常被提及的变量,而是一个未被注意但却出人意料地庞大的选举群体—威权(专制)主义者。

专制主义者被认为比其他选民表达了更深的恐惧,在他们认为有加深危险的地方寻求强加秩序,并渴望有一个强大的领导人用武力战胜这些恐惧。因此,他们会寻找一个能承诺这些事情的候选人。专制主义者恐惧的极端性质,以及他们以武力挑战威胁的愿望,会将他们引向一位候选人,而这位候选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于我们通常在美国政治中看到的任何东西--他的政策远远超出了可接受的标准。

他们在书中总结道,美国共和党将自己定位为传统价值观、法律和秩序的政党,却在不知不觉中吸引了大量以前由两党组成的具有专制倾向的美国人。近年来,移民人口和经济变化等分裂性议题加速了这一趋势,增加了许多人的危机感,以至于“激活”了威权倾向,并导致许多美国人寻求强人领袖,以维护他们认为受到威胁的现状,并将他们心目中的“秩序”强加给(他们认为)日益陌生的世界。

赫林顿和韦勒发现,这些持专制观点的美国人正在向共和党分流,推动两极分化。他们预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分化将变得越来越明显。因此,专制主义者最终会在共和党内获得足够的权力,使自己的声音被听到,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更有甚者,赫林顿教授与另一位苏海教授(Elizabeth Suhay)的研究发现,当非威权主义者感到足够的恐惧时,他们也会开始在政治上表现得像威权主义者。这是一种滞后性反应,当人们的危机感足够高的时候,对威权主义的诉求会相对增加,让一些本来反对威权的人也来拥抱威权。

川普正好具备了典型的威权主义领导风格:简单、有力、使用惩罚性手段对付异己,毫不手软。不但如此,他用煽动的方式激活了、制造了、加强了人们的恐惧。其实,最可怕的还不是候选人,而是支持者的狂热程度让他们合理化暴力和违法。

学者们在2009年就预告了共和党的前景。2015年初秋,当川普的崛起令大多数美国记者和政治学家感到困惑时,赫林顿打电话给韦勒,他一遍又一遍地追问:“你能相信吗?你能相信吗?”

前面RPPI于2023年底所作的民调不过说明,2024年美国大选的疯狂程度很可能变本加厉。这个现象或许也解释了,在法庭上发飘、辱骂政敌、侮辱伤兵、嘲笑性侵女性、干预选举、大言不惭地说谎、自我鼓吹、煽动排外、赞美独裁者等等,对川普而言不是个“缺点”,而是个“优点”了!

他的选民们认为,川普懂得他们,接纳他们,为他们说话。川普告诉他们,他们不是种族主义者、不是坏人,他们是左派和觉醒文化的受害者。他们的“血液被污染”,工作将被消失,面临“被取代”的危机,他们所熟悉的社会秩序将被改变,只有川普这个强人可以解救他们,保护他们。(他们或许并不在意,川普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他个人的好处,而不是国家。)如果川普因此而破坏“法律与秩序”,那也是为了要保护自己人的“权力”,有何不可?这种部落逻辑是十分逻辑的!

美国如何面对未来?

比起国内的危机,我认为,更重要地,美国在国际上的形势将可能更为险峻。如果川普再度执政,美国将在国际上孤立,拜登政府所辛苦营造的盟友和战略优势将一去不复返,美国的国际地位可能从此被取代。

很多人告诉我,不要担心,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到了11月大选投票的时刻,川普绝对无法当选,美国的民主将再度完胜。但我不是赌徒,我不敢下注。我的问题是,现在距离大选投票只有9个月,在这9个月里,有什么因素可以改变目前这个轨迹?

我想,至少有下面几点可能:

1. 川普被定罪。在川普面临的四个刑事案件中,必须有一个在选前判决。川普可以利用法庭的发飘来表达自己是个强人,但是,被定罪以后,他不再是个胜利者,而是个失败者。这对他的强人形象是个致命的打击。

2. 川普所以能控制选民的情绪,主要是他在贩卖威胁,制造恐惧。如果有什么特殊的宣传方法能够捅破他这个伎俩,让人们看清楚现实,轨迹就可能改道。例如,经济问题、边界移民问题等等的解读,让选民能够改换视角,让选民感觉良好,川普的引力场就削弱了。

3. 这次竞选的一个特色是,川普的选民热情高涨,而拜登的选民大都是因为反对川普,十分被动。民主党应当思考,如何激化选民的热情,改变目前的轨迹。很少人会因为“两害相权取其轻”而胜选的。例如,积极促进加沙停战和解,并让巴以走向长治久安的道路;例如,选择米歇尔·奥巴马做副手;例如,纠正川粉对美国历史的误解,宣扬美国立国理念中真正的价值,提升真正的爱国理想。这些都很可能会激化选民的热忱。

未来这9个月或许是美国自南北战争以来最重要的时刻,这是清醒的美国人行动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能改变美国政治的轨迹,至少在可见的未来,我们的子孙后辈将承担严重的后果。